疫情期间怎样搞研究?一线科学家如是说

文章正文
2020-04-09 13:10

疫情期间怎样搞研究?一线科学家如是说

  加州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约翰·莫里森实验室的科学家在现场工作。图片来源:《自然》网站

  国际战“疫”行动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多国大学被迫关闭,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只能居家工作、教学。但是,抗击疫情急需科技支持,药物、疫苗的研发只能加紧,不能松懈。怎样才能既保证科研进度,又确保研究人员安全?

  日前,《自然》网站刊发文章,4位一线科学家就疫情期间怎样安全地开展必要性研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减少“劳动密集型”研究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D)加州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主任约翰·莫里森表示,他和同事不受“居家令”约束,因为他们正与加州大学免疫和传染病中心合作,进行COVID-19(新冠肺炎)研究,他们还需要“照顾”动物。“保护人员安全是我们的最高优先事项,其次是帮助抗击这一流行病,同时保护用于研究的灵长类动物的生存和安全。”

  莫里森介绍,除了新冠肺炎的研究,他们没有开始任何其他项目。他们决定优先进行纵向研究,以确保之前采集的数据仍然有意义。“我们要求工作人员重新设计他们的研究,以减少50%的人力投入,人们在家工作,错开轮班,分散在各个实验室。难题是,我们要在人员减少的情况下启动新的新冠肺炎研究。”

  加强沟通

  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儿科传染病主任马克·丹尼森团队曾参与过SARS和MERS的研究,当前正在进行瑞德西韦等新冠肺炎治疗药物的筛选实验,并希望继续参与相关疫苗的研发。

  丹尼森表示:“我们现在的工作与学术信誉无关,而是在于我们能为国家和世界做些什么。我们的工作不可或缺,学校允许研究人员继续在我们的实验室工作,而那些从事非必须工作的人则需要居家工作。”

  丹尼森介绍,我们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很长。但我们采取措施保护自己和彼此——我们一直保持沟通,每个人都必须报告从耳痛到流鼻涕等任何症状。为了让每个人相距超过2米,我们隔着实验室的大厅交谈,或者通过Zoom召开视频会议。

  继续工作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安全与应急管理副院长维贾扬表示,虽然并不容易,但继续开展实验室研究并非不可能。他们现在正采取预防措施确保工作继续进行,工作和生活方式上的重大改变是一种“集体牺牲”,但这对于抗击这场疫情必不可少。

  维贾扬介绍:“我们减少了研究人员的工作时间,因为疲劳工作很不安全。我们要确保人们有时间休息和补充水分。同时,我们减少了40%—50%的工作人员,并将其划分小组,在3级生物安全实验室(BSL-3)中分为早班和晚班,其他实验室则按照每周工作哪几天(例如周一到周三、周四和周五)或者工作楼层划分。

  维贾扬解释,按照这种方式,如果一组被隔离,另一组可以接管工作。每个小组都佩戴不同颜色的贴纸,他们可以很容易地避免与其他人员共乘电梯或在餐厅排队。

  伦理指引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老年痴呆症领域研究员Shyuan Ngo表示,研究小组负责人被要求制定应急计划,以减少实验室的人员数量。他们停止了临床研究,因为研究参与者面临新冠肺炎威胁。他们还停止了1月份启动的项目,而是把精力集中在接近完成的项目上。

  Shyuan Ngo指出:“宰杀已经合作了近一年的动物是不道德的。同样,我们必须确保能从患者身上的干细胞中获得所有必要的数据,因为他们已经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时间和精力。另外,该研究由公众捐赠的资金资助,这也是不关闭它的另一个原因。”

  Shyuan Ngo介绍,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把实验室分为两组——动物组和干细胞组,每组由4个人组成。在每个小组中,他们都会轮流安排工作,每班之间留出30分钟的时间间隔,这样人们就不会在实验室里交叉。

(责编:赵超、吕骞)

文章评论